2015年05月29日

所有一切都已經過去

那些被遺忘的人都還好嗎?我好像忘記那些小兒時交的朋友,甚是忘記了當時的愛戀…這一幕並不是想像中的那麼不卑不亢的模樣…我好像已經流下淚水,只有回憶才能使人那麼的銷魂,淡了淡了一切都淡了,我真的對這些許智政醫回憶有很陌生的感覺。又好像很熟悉的模樣,可我不曾記得,是不是又在胡說些什麼,這回憶又淡然離去,不曾見過,我聽著憂傷的旋律,漫步的遊蕩,一人獨自等待著那該死的回憶再一次回到我的大腦裏,讓我看看她的模樣…我想已經有很長時間沒有見過面,甚是忘記還有那麼一個人存在,我真不敢想像,難道她依然等待著我或是我又亂想了,不曾發生過這類事情,當每次臨近成功之時她便會來攪亂我的靜待,因為已經好幾次了,有那麼一次進了她的空間盡然有男的,我並不認識,我方才進了男的空間,進去嚇我毛骨悚然,此二人惺惺相惜,我便不打攪了,也許我試被傷到了.也許我是在祝福,也許我試在抱怨,也許我試在仇恨,我便慢慢忘記了。
  
最後一次便和她說明白了,不再聯繫我,等我把所有事情都處理完便去聯繫她,可也許這是一個謊言,並只蟲草Cs4是為了甩掉她罷了…可我這一想起心中自然有些內疚,也許這裏面發生了些什麼,可我卻不曾記得,我只回想起來,有那麼一件事罷了,那個她不知是否存在二心,我儘管如此猜測,便不知結果,也許回憶是美好的,也許回憶是悲慘的,也許這一切是上天安排,也許是沒有那緣分,也許是因為什麼吧,可我不能下了結論。這也就成了默默無聞的回憶,很多年後或許不記得了,當我回想到這裏或許會掉下眼淚,因為這,的確是一個錯,可並不是怪我,也許她心裏也很清楚,可這是回憶沒有爭論,我何必糾結,這才使我恍然大悟,好像明白些什麼,也好像什麼都不知道,不曾發生過,或許那個她是我虛構出來的人物,或許她並不存在,算了還是不去想那些吧,這回憶淡然就被我一點一點的給忘掉了,我依然還在聽著憂傷的旋律,沙啞的鋼琴似乎要說些什麼。慘痛的發出刺耳的音律,可那小提琴又很歡樂似的,兩種聲音灌入耳裏,產生了悲劇的音律,或許這音律把我情緒拉的很低落,可我似乎很喜歡楊婉儀幼稚園這種環境,讓我回憶了很多,很多,當我低下頭去看著那些暗黃的樹葉,我這想起馬上進入了秋天,這一季一季過的很快,這節奏讓人很難接受
posted by jade at 12:33| Comment(0) | 日記 |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