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09月11日

壹雙草鞋

老家的屋檐下,不時擺放著壹雙草鞋,長期經受屋檐水的洗禮顯得有些發白。在家的日子,就覺得寒磣,好多時候想把它扔出去,卻每每註冊香港公司遭到父親的阻撓。在我看,草鞋於家是壹個象征,是壹個家庭貧乏的標誌。

父親的想法卻不同,他能列舉好多理由來推翻我的論斷,諸如穿草鞋防滑防汗,穿著舒服等等。我終於沒能想出合適的理由將自家老屋檐下的草鞋扔掉,致使父親的言傳身教如雷貫耳,震懾了我的心靈。

那是父親尚且年輕的時代,修造萬米灌不織布袋溉長渠的那時日,剛滿十七歲的父親被派到工地,那時候家裏窮,父親只能穿草鞋幹活,硬是這樣挺過來了。三年以後,引水渠暢通,父親卻整整穿完了二十二雙草鞋。

從此,父親之於草鞋似乎成了壹種依托。而後幾十年,父親的生活日程必不可少的就有了采麻、撮繩、編織草鞋的工序。幾十年,壹到天陰,父親就要在家編織草鞋,給自己、為他人,晴天穿上草鞋勞作,雨天穿上草鞋忙碌,如此年復壹年,日復壹DR-Max日的生活給父親的臉上憑添了道道歲月絡痕。

萬米長渠修通,清清的渠水灌入稻田,無精打采的秧苗顯出無限的生機,蓬勃上長的時候,父親乃至那壹代人的心靈就有了壹種安慰。

後來修橋河電站、葛洲壩水利樞扭工程,父親依然穿著草鞋,灑下許多汗水,為凝成的水利水電工程獻出了壹份熱量,壹份熱情。父親的前半生大都是在水利水電建設工地上度過的,及至幾十年以後的我的有緣有幸參加了水電工作。

安逸而舒適的環境,不算少的工資收入使我飄飄然,不時打的到OK廳瀟灑壹回,逛商場花二三百買壹雙“壹腳蹬”,那派頭兒是那麽從容輕松而豪不猶豫。

俺回老家,屋檐下被洗得發白的草鞋使我又想起了父親的諄諄教誨:人,最要緊的就是不能忘記根本。這簡短的話語使我再壹次從父親身上看到了壹種精神,壹種催人奮進的精神,這精神怕是我們這個民族永遠也不能丟失的罷。

壹個月以後,我終於也擁有了壹雙草鞋。
【関連する記事】
posted by jade at 12:20| DR-Max |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