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12月08日

於迷離燈火闌珊的城市

追趕著遊思的風,環顧清冷寂寂曲徑,落葉時兒被捎帶而飄忽一下,幾分淒清之意油然而起。或許塵世間這樣的安靜才是與缺憾共有著來去蕭瑟台北旅遊
目的視線處,捎帶著風涼淒冷的寂寥。而綿綿之雨好似萬卷塵中的生命,有著情懷的思想,幾經記憶與斷想間遊句成感覺,在空蕩蕩的時光裏,從指縫間演繹成故事,銘刻與同四季迴圈著燦爛,殘缺、憂傷。。。
細碎的箋卷銘刻下曾經,對點滴的眷戀遊走在記憶,萬般訴說凝在筆尖,卻淺笑著在四季間隨風的心事一路走去,淩亂不堪行一份空蕩蕩的萬水千山於心房,於迷離燈火闌珊的城市 產後脫髮
歲月好似幾經相約的朦朧,在相約著離愁別恨中守望。生命的征途不過是一處繁華,留下千窗百孔的明媚,帶著淩亂去識一份內心的淡泊。用什麼的度來悟化?用什麼的尺來丈量深淺?
點墨醉刻幾度夢裏桃紅,簾外東風吹軟時光的節奏,簾內閑苔胭脂將空月流花。瘦筆思量笑雲煙過境,人事終不過是清冷在一行行舊事當中,筆盡春秋只是記著人情,夢去,回看多少境遷,倍感靜坐清冷文字在語言不堪表述的難言,用字的方式點綴留在身後的畫面。
拾一片落葉,這片落葉因為它的身姿非常好看,殘缺得傷感它的碎念。既將情融進筆墨留白此時的心境,亦不過是滿腔的傷言罷了。
紅塵凝在指尖的文字,太多的綻放,太多的似水演繹,把情感夢幻成風花雪月在星海裏用心,只是昨日的淪陷是小曲唱得好聲優美,夢書之時把風影舞弄在紙上,滄海在樓臺裏幾杯寂廖。
與柳的親臨才真實知疏客不問心醉,到將把歸客自吟。青春太短了,只是不願心老得太快,雖則零碎的歎息聲默念著,指尖輕敲著不舍,腦海中的記憶一併灑落在這清寂的眷戀當中治療脫髮
posted by jade at 12:46| Comment(0) | 日記 |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
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
コメントを書く
お名前:

メールアドレス:

ホームページアドレス:

コメント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