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09月23日

塵封在記憶的深處


打開電腦,翻看裏面珍藏著的你的照片,傻傻的笑著。在秋的季節我們相識,清秋因你賦予太多的詩意,層林盡染的秋季,仿佛就是一幅靜止的畫,駐足在這樣的畫卷裏,望雲兒飄飄,看靜水深流,聽落紅軟語,聞桂香馥鬱周向榮

等待雨,是傘一生的宿命;等待你,是我一生的追求;遇見你,一直都沒搞清楚是對的還是錯的,但肯定是痛的;喜歡你,肯定是對的,因為一想起你心裏就暖暖的。一直遺憾,年輕的時候不敢對你表達我的愛;一直遺憾,沒能在你心靈的角落留下點什麼;一直遺憾,沒能與你好好聚上一次;但人生,本就是由無數個遺憾串接而成的。所以縱使遺憾吧,卻也很美,即使是“淒美”,我也無怨無悔。你呢?

因為你,空氣都變成甜的。一直感謝在我的生命中,在最偶然的時光裏,會遇見你,並讓思念從此生根,即使是錯吧,卻也溫馨了曾經的過往,就像春天裏的那些花兒,曾經鮮豔地開放過;就像夏天裏的那些雨兒,曾經歡快地濕潤過;就像秋天裏的那些葉兒,曾經曼妙地飛舞過;就像冬天的那些雪兒,曾經晶瑩地飄灑過周向榮

喜歡,一個人的時候,一杯清茶,一臺電腦,一個豐盈的書架。那是多麼的美,那是多麼的安靜,那又是多麼的愜意啊,愜意的是可以靜靜的想著遠方的你−−想著和你一同漫步於那落紅滿天的楓林間,撒滿了一路的笑語;想著和你一同蕩一葉扁舟隨波輕輕搖進時光的深處,相守在每一個季節的輪回裏;想著和你一同漫步在嬉子湖畔的煙雨中,牽手穿越每一條丁香雨巷,任煙雨輕沾的詩情畫意。和你共處的日子我感覺到幸福變得很簡單,就像風兒輕輕地拂過水面;和你相守的歲月我以為世界其實就我們倆,就像音樂緩緩地漫在心間;和你卿卿我我時那些殘留在心裏多年的傷痛頃刻間隨風飄逝,你就像一米陽光,溫暖著我那顆潮濕的心。我暗暗發誓,如果有來生,我願意化作一棵樹,長在你必經的路旁,站成永恆的姿勢,在未來的路上等你,並將一首無題的詩,深深鎖進你的心房,將我們的故事一遍一遍說給風聽,說給雨聽,說給雲聽,說給水聽,說給你聽周向榮……
posted by jade at 12:27| DR-Max |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

2014年09月11日

壹雙草鞋

老家的屋檐下,不時擺放著壹雙草鞋,長期經受屋檐水的洗禮顯得有些發白。在家的日子,就覺得寒磣,好多時候想把它扔出去,卻每每註冊香港公司遭到父親的阻撓。在我看,草鞋於家是壹個象征,是壹個家庭貧乏的標誌。

父親的想法卻不同,他能列舉好多理由來推翻我的論斷,諸如穿草鞋防滑防汗,穿著舒服等等。我終於沒能想出合適的理由將自家老屋檐下的草鞋扔掉,致使父親的言傳身教如雷貫耳,震懾了我的心靈。

那是父親尚且年輕的時代,修造萬米灌不織布袋溉長渠的那時日,剛滿十七歲的父親被派到工地,那時候家裏窮,父親只能穿草鞋幹活,硬是這樣挺過來了。三年以後,引水渠暢通,父親卻整整穿完了二十二雙草鞋。

從此,父親之於草鞋似乎成了壹種依托。而後幾十年,父親的生活日程必不可少的就有了采麻、撮繩、編織草鞋的工序。幾十年,壹到天陰,父親就要在家編織草鞋,給自己、為他人,晴天穿上草鞋勞作,雨天穿上草鞋忙碌,如此年復壹年,日復壹DR-Max日的生活給父親的臉上憑添了道道歲月絡痕。

萬米長渠修通,清清的渠水灌入稻田,無精打采的秧苗顯出無限的生機,蓬勃上長的時候,父親乃至那壹代人的心靈就有了壹種安慰。

後來修橋河電站、葛洲壩水利樞扭工程,父親依然穿著草鞋,灑下許多汗水,為凝成的水利水電工程獻出了壹份熱量,壹份熱情。父親的前半生大都是在水利水電建設工地上度過的,及至幾十年以後的我的有緣有幸參加了水電工作。

安逸而舒適的環境,不算少的工資收入使我飄飄然,不時打的到OK廳瀟灑壹回,逛商場花二三百買壹雙“壹腳蹬”,那派頭兒是那麽從容輕松而豪不猶豫。

俺回老家,屋檐下被洗得發白的草鞋使我又想起了父親的諄諄教誨:人,最要緊的就是不能忘記根本。這簡短的話語使我再壹次從父親身上看到了壹種精神,壹種催人奮進的精神,這精神怕是我們這個民族永遠也不能丟失的罷。

壹個月以後,我終於也擁有了壹雙草鞋。
posted by jade at 12:20| DR-Max |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

広告


こ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がされております。

以下のいずれかの方法で非表示にすることが可能です。

・記事の投稿、編集をおこなう
・マイブログの【設定】 > 【広告設定】 より、「60日間更新が無い場合」 の 「広告を表示しない」にチェックを入れて保存する。


×

この広告は1年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。